面對經濟下行,市場呼籲放水貨幣刺激經濟的聲音又起,多家投行判斷央行將適時降低存款準備金率。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日前則表示,面對下行壓力,我們堅持穩中求進,主動有為,統籌推動穩增長、促改革、調結構、惠民生,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,加強政策協同配合,做好政策儲備,適時適度預調微調。有關專家認為,中國高層一直堅持穩健的貨幣政策,以往通過寬鬆貨幣“花錢買經濟增速”的舊戲不會重新上演。
  機構預測“降準”
  經濟增速減緩,房地產價格出現下跌,實體經濟融資難,地方債務風險,產能過剩,外貿疲軟……當前中國經濟有很多問題亟須解決。民生證券的報告描述稱,中國經濟正處於增長速度換擋期、結構調整陣痛期和前期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的關鍵時期,經濟從高速增長向中高速增長換擋已是必然。從供給端來看,人口紅利衰退,儲蓄率出現拐點,潛在增速下滑,勞動力比較優勢喪失。從需求端來看,內部人口結構拐點導致房地產引擎失速,外部全球化紅利衰退,全球經濟從失衡到再平衡,導致外需和外資引擎失速。
  在很多人看來,經濟乏力時,需要較為寬鬆的貨幣政策進行刺激,降低存款準備金率是大概率事件。摩根大通中國經濟學家朱海斌預計2014年將會出現兩輪存款準備金率下調,各為50個基點,一次是在第三季度,另一次是在第四季度。
  渣打銀行報告稱,降低存款準備金率的時機已經成熟,有必要較大範圍放鬆政策以穩增長。
  “央行降準是當前對付硬著陸最好的宏觀政策”,瑞穗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在其微博上表示,李總理在赤峰市考察提到“經濟下行壓力不能掉以輕心,適時預調微調保持貨幣信貸合理增長”。早前國新辦形勢吹風會上,信息中心預測部主任祝寶良也認為適當降準也是一種辦法。沈建光認為,“降準並非大規模刺激,只是貨幣政策從過緊轉向中性的必然要求。”
  穩健基調不會變
  對於“降準”,也有專家和機構持謹慎態度。民生證券研究報告稱:“不可否認,如果按照傳統的凱恩斯主義宏觀調控模式來應對經濟下行,央行確實應當此時降低存款準備金率,通過總量寬鬆拉動總需求。但我們反覆提示,在‘新常態’的框架之下,政府的宏觀管理思路已經發生重大變化。未來走老路、搞總量刺激政策的概率不高。”
  高層一再強調實行穩健的貨幣政策,業內人士分析,在此過程中,貨幣政策一方面保持定力、維持總量穩定,另一方面定向微調、促進結構優化,為經濟的轉型升級服務。預計未來貨幣政策既不會放鬆也不會收緊。
  “貨幣政策不能大幅寬鬆,因為中國經濟潛在增速不斷下移,屬結構性趨勢,並非周期性產出缺口,盲目松銀根容易導致通貨膨脹,加大經濟結構調整的難度;貨幣政策也不宜收緊,因為經濟結構調整的過程中,傳統行業存在下行壓力,但新的經濟增長點尚未大規模形成,政策要高度關註這個時期經濟運行中的潛在風險,避免中國經濟出現‘硬著陸’。”民生證券報告說。
  降準並非靈丹妙藥,央行有更多手段推動經濟增長。澳大利亞國民銀行首席經濟師歐思濂認為,如果只是採取數量化的寬鬆的貨幣政策,預計中國經濟還會出現風險。中國政府更可能採取一攬子計劃,而非單獨貨幣政策來保證經濟穩定增長,同時避免經濟大起大落。
  創新比“錢”更重要
  與一味追求經濟增長速度相比,挖掘中國經濟增長內生動力,激發創新活力,提高經濟增長質量在當前更為重要。李克強總理表示,持續下好中國經濟這盤棋,實現升級是方向,這需要不斷深化體制改革,激發全社會創新動力、創造潛力、創業活力。
  民生證券報告指出,未來解決結構性問題必須更多地依靠“開渠引水”式供給管理,為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創造穩定的貨幣金融環境,寓改革於宏觀調控之中,把貨幣政策與深化改革緊密結合起來。其核心不是通過簡單的大規模刺激政策,而是通過改善資本、勞動力、生產資料、制度和技術等生產要素的供給,激活經濟自身的造血功能,提升經濟的潛在增長率。
  “過去三十餘年,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主要依靠大規模的資本及人力投入,只有30%的經濟增長基於創新和生產力的提升。中國經濟如果要長期發展,必須加大創新在經濟發展中的作用。”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副院長黃亞生表示。
  黃亞生建議,當前,提升中國科技創新能力的關鍵,在於改變以政府主導的創新模式,鼓勵民間的技術創新與創業。
 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設計裝潢公司

ei13eij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